北京pk10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北京pk10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8-11 09:02:06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香港人觉得香港是法治社会,但是与此同时香港人的法治观真的跟西方那一套是有分别的。香港人之所以接受香港法治,只是觉得法治是有用的,是从实用的角度去看的。至于法治背后所隐藏着的人权观、宗教观和复杂的法律程序,他不是很清楚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国安法其实也可以在一些情况下出手的,国安法要确保“一国两制”全面实施,要保持香港繁荣稳定,要压缩外部和内部的敌对势力。面对这些情况,除了国安法外,中央肯定有很多权力可以运用,只是反对派也不清楚会有哪些招数而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也因此到了牵涉国家民族根本利益的时候,当国家安全真真正正受到严重威胁时候,我一向认为中央一定要自己出手,不能完全依靠香港去做好维护国家利益、政权利益的工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果美国在留学领域重现“排华法案”,那么中国这些中产之家将遭受严重的损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赵立坚:中方一贯反对建交国同台湾进行任何形式的官方往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全球化浪潮下的科技交流与合作应当是“百花齐放”,绝不应该是“木秀于林风必摧之”。美国一些人出于一己私利挥舞“封禁”大棒,到头来的结果只能是作茧自缚,损人不利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当然,如果立法会里大部分人是反对派,他们可以做出很多其他事情来阻碍特区政府施政。但我也问你一个问题,如果真的到那个地步,如果立法会真被反对派控制,他们不做任何违反国安法的事情却仍可以瘫痪特区管治,你猜中央政府届时会不会坐视不理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为什么审案过程中控方有一些程序上的失误,法官就将疑犯释放?有的时候明明那个人犯了很大的罪行,法官为什么打出其他因素,轻轻放过他呢?对于这些背后的文化宗教因素,港人是不懂的。所以很多时候对于香港法官根据西方的法律程序作出的审判结果,他是不接受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排除一部分建制派内心是认同反对派的主张的,甚至对共产党有抵触情绪。只不过从现实角度、利益角度出发,他觉得自己需要跟共产党保持合作。这帮人不会很勇猛地去跟外部势力或本地的敌对势力斗争,因为他自己在外国也有很多千丝万缕的利益,可能在国外有生意,可能拿外国护照,等等。所以当中国跟美国、西方斗争的时候,他们的处境相当尴尬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所以我说建制派跟爱国者不是同一回事。今天,爱国者不足以支撑香港的政治大局,因为他们还没有足够的群众基础、社会支持基础和话语权来肩负起爱国者治港这个重任,所以仍要依靠建制派和中央。